依赖经典智慧是对自我的否定 人生的进步从来都是源自积极主动

 行业动态     |      2020-06-20 04:58

如果说人生有一个基本的大道理可以指导自己的话,那么这个大道理一定是积极主动的心理本身,而不是寻找积极主动之外的任何形式化的道理。

每一种道理都是一种定规,一种形式,一种自圆其说。这些道理本身存在于其他人的脑海里,存在于看似完美的逻辑形式里,存在于语句之间。它的导向虽然是给人生以指引,但事实上起到的效果却是相反的。

我们经常会碰到一些问题,人生的问题,我们试着翻开书籍,或者是打开手机,找每个问题的对应解释以及方案,都有说明。

很多道理对应很多的问题,像是说明书一样,将我们遇到的或是可能遇到的问题,都做了分类归纳总结。我们看完这些道理之后,再回过头看待自己的问题,或许会有些理解上的畅通,以为自己明白了什么。

无论我们是否承认,我们每个人都有很重的依赖心理,这个心理不仅仅表现在我们对父母家人或是其他自己认为值得信任的人的依赖,还表现在心理上对道理上的依赖。

不管我们是否承认,我们在阅读的时候,经常会选择一些自己认为的经典来看,这些经典是什么?是前人的总结。将某些东西当作是经典,这种行为本身就就是一种依赖心理。

我们经常将这些经典定义为前人的智慧,我们也认为,前人的智慧可以给我们启迪,可以解决我们生活里的问题,可以化解我们人生中的烦恼。

我们寄托了很多的希望在这些道理上,依赖它。这种心理并不明显,它隐藏得很深,我们认为自己只是在阅读经典,然而实际上我们并未探究一个实相,那就是我们寻找这些经典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寻找的动机就是依赖心理的体现。它往往伴随着正面的心理一起涌现,比如对知识的认可,对智慧的认可,对前人的尊重,但事实上,它也伴随着功利性的索取,这种索取源自我们对现实的不理解,从而想要得到促进理解的帮手。

社会上已经形成了一个事实,阅读前人的经典书籍,是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人生,理解生活,获得知识,获取智慧。

甚至我们还会认为,某些书籍可以让我们得到解脱,从人中得到解脱,得到心灵上的解脱,得到自我的解脱,从生活的繁杂里将精神解放出来。

这个过程,本质上还是从别人了那里获取东西,反馈给自己。这形成了一种共识,这种共识如此坚固,以至于我们对人生的看法,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倒向那些人生大道理,那些典籍,那些所谓的智慧。

我们在不知不觉间以他们的智慧为人生的导向,明示或是暗示自己,这样想,这样做,就是对的,别的就不用想了。

尽管这样的行为方式持续了很久了,失败了很久,我们仍旧在做类似的事情。仍旧坚定的认为,经典还是对的,经典还是智慧的。经典仍旧是值得我们花时间和精力去品味的,去阅读的,去钻研的,去琢磨的。

事实是,这个过程,只是我们对经典的认可,我们在服从某一个社会心理,也就是对经典的服从。这个服从让我们从内心深处接受了经典的指导事实,也顺便形成了对经典的依赖。

当我们将经典阅读到熟读成诵的地步,我们就有了一个基于经典的理解范式,理解角度,理解逻辑。对于自己的理解,对世界的理解,对自己和世界的关系理解。

但这是经典的角度,并不是我们自己的角度。我们依赖了它,反过来,就毁了自己。因为,我们自己的人生,是另外一个角度,这个角度一定是跟经典不同的,是跟另外一个人不同的。

我们的人生不仅仅存在于人类的共性之中,更多的还是自己的个性体现,特殊性体现,不管是自己的性格,还是自己的人生阅历,知识结构,都跟某些经典,或是某个人,有很大的不同。

人生的进步或者说是希望,或是解脱,或是如此等等的描述,归根到底,我们都是希望自己的人生能跟自己的希望靠近,尽可能地靠近。但这种希望的实现,不可能从别人那里获得。

智慧的获取,从来都是根植于我们自己的探索,根植于我们的主动精神,是自己探索而来的东西,它是活的。依赖某些经典或是某些所谓的大师之言,是无法获得自己的人生智慧的,这是一条跟智慧相违背的道路。

智慧不是来自于知识,也从来不可能因为知识升起智慧。智慧来自于我们自己的主动精神,来自于积极的精神。

智慧需要我们自己主动的去靠近它,主动地接触它,积极的靠近它,积极地接近它,这样才有可能瞥见智慧。

积极的精神,主动的精神,是一种内在的动力,是人生精神的源泉,失去了主动和积极,我们只是僵化的教条,一生都在做别人的复读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别人讲过了无数遍的东西,但无法内化成为自己的东西,不能称之为智慧。

但,知识是死的东西,而智慧一定是活的东西。我们的人生是活的,我们不能寄希望于一个死的东西解决人生的活的问题,那是不可能成功的!




上一篇:郭树清:引导理财、信托、保险等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支持


下一篇:盐城响水化工园区关闭 下一只浙江龙盛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