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行业清洁与能源发展研讨会顺利举行

 常见问题     |      2020-07-29 23:02

陶瓷产业是佛山一张响亮的名片,近年来,在环保新要求和能源新格局背景下,陶瓷行业“煤改气”迫在眉睫。

而随着煤改气的进一步规范实施,相关的天然气供应量不稳定、能源安全等系列问题陆续涌现,如7月12日凌晨,清远中石油昆仑燃气有限公司天然气门站突然发生停气事故,造成源潭陶瓷工业园10家陶瓷企业58条生产线停产,损失巨大。

在此情况下,陶瓷企业如何在国家政策导向下和行业升级转型的道路上找到解决方法,实现清洁环保和科学发展?

2020年7月23日,由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主办的“陶瓷行业清洁与能源发展研讨会”在佛山潭洲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尹虹博士作为本次会议主持开场,他从当前陶瓷行业使用天然气中存在的现象及问题进行介绍,并发动大家在本次会议中畅所欲言,共同为煤改气作最后努力。

潘勇文就佛山陶瓷产区在能源方面的情况和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在煤改气“缓刑”中所做的工作进行了汇报。

他介绍到,当前,佛山陶瓷企业在使用天然气上存在几点问题: 1、天然气量得不到保障供应,2、天然气价格高,成本一直在3块以上,成本压力很大,企业承受不了,3、天然气质量得不到保证,建议政府暂缓执行全市推行陶瓷行业煤改气。

自2018年5月广东省出台《广东省打赢蓝天保卫战2018年工作方案》和广东省环保厅出台《关于印发广东省打赢蓝天保卫战2018年工作方案的通知》到2019年7月9日在佛山市政府小礼堂召开佛山市建筑陶瓷行业清洁能源改造工作推进会,协会积极和政府沟通,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向政府反映煤转气的问题。

2018年9月,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和广东省陶瓷协会联合向广东省工信厅就陶瓷行业煤改气的问题反映情况,表述了对陶瓷行业进行煤改气一刀切的意见。

2019年7月,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向佛山市工信局和环保局提出关于对《省、市有关陶瓷行业清洁能源改造的工作要求》,《佛山市建筑陶瓷行业清洁能源改造工作方案》等方案的意见和建议。

2020年1月,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再向佛山市政府提出《关于推进佛山陶瓷行业“煤改气”工作的报告》

2020年3月,受新冠疫情影响,协会向政府反映企业经营状况及诉求问题,争取并申请暂缓推行企业煤改气,市政府也在4月7日,由市长朱伟、副市长赵海,各区区长、相关部门和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召开会议,今年暂缓执行煤改气,按原先计划是定于今年9月31日全市完成陶瓷行业煤改气工作,并由市政府向省政府争取暂缓执行佛山陶瓷行业煤改气工作。

2020年6月,经中国民主促进会,通过参政议政的方式,向政协及相关部门,提交了《关于佛山建筑陶瓷行业清洁能源改造科学发展的建议》的提案。

经过市政府跟省政府、省环保厅沟通,2020年7月9日,佛山市政府召开佛山市陶瓷行业清洁能源改造工作推进会,市政府要求全市陶瓷企业必须在今年的12月31日前完成全市陶瓷煤改气工作,并允许企业自建LNG站,政府承诺陶瓷企业保障有气用,而且能够用得起气。

最终,经多方沟通及努力,由原先计划定于今年9月31日前完成全市陶瓷行业煤改气工作延缓至于2020年12月31日前执行,并允许企业自建LNG站,政府承诺陶瓷企业保障有气用,而且能够用得起气。

会上,华南理工大学电力学院教授、广东省环境保护科学技术一等奖得奖者、2017年中国节能低碳标兵刘定平就陶瓷行业在使用煤转气中出现和需要解决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分析介绍。

刘定平介绍到,陶瓷行业需要在清洁生产和能源结构上找到平衡点。他分别从能源使用现状、烟气治理现状、煤改气挑战及发展方向进行介绍。

在烟气治理研究上,无论是烧水煤气还是天然气都需要进行烟气治理,在同等燃料量及配风下,燃天然气是烧水煤气生产Nox的1.17倍,同样存在脱硝的压力,因此,以环保为主旨进行“煤改气”在科学上是站不住脚的。

一、陶瓷行业“煤改气”对能源需求挑战。2019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310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约10%,从报告中可以看到,一旦到工业用气和民用气争抢的时候,国家会先保民用气,以国家现有天然气规模是无法满足工业用气的需求的。

二、陶瓷行业“煤改气”对能源安全挑战。目前,我国天然气进口已达50%-65%,远超过安全警戒线40%,面对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美国对油气的统治等国际因素,

三、陶瓷行业“煤改气”对环境治理技术的挑战。围绕环境治理技术,国家出台了多项标准政策。

四、陶瓷行业“煤改气”对交通运输的挑战。进口天然气,首先加压成液态,用大型船舶运到我国海岸线再进行气化,然后管道运输。现在的国际形势非常紧张,一封锁,气从哪里来?另一方面,天然气在运输过程中的不安全性,也引发了若干的重大事故。

五、陶瓷行业“煤改气”对行业生存的挑战。“煤改气”会让企业经营成本增加、影响生产稳定性、铺设滞后,对企业利润与生存存在直接冲击。

六、对社会稳定的挑战。因“煤改气”已导致大量陶瓷生产线淘汰、失业人员增加,这与国家的“六保”政策是不相符的。

现在世界经济处于发展低潮,各国的用气量比较低,一旦大家都用起气,我们的气在哪里保证?现在别听拍胸保证用气,除非白纸黑字的写下来,看谁敢写?因为这已经不是中国的问题,是世界的能源问题。

强制性一刀切要求“煤转气”实际上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只要达到环保排放标准,就是合法的,应该受法律保护的。

我觉得政府管理部门要实事求是,以科学的态度为产业的发展制定政策,我是第一个反对在陶瓷行业一刀切煤转气的。我觉得能烧煤的烧煤,能烧气的烧气,不要一刀切,只要保证污染物排放达标就行。我在省环保厅也是这么呼吁的,一定要科学、公正、客观制定政策,千万不要成为千古罪人,民族的罪人。

因此,坚决发对“煤改气一刀切”,应宜煤则煤,宜气则气,做好天然气不足的准备,保留煤制气装置,同时呼吁企业加强创新及环保管理。

蒙娜丽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张旗康、佛山市华清环保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万杏波分别从生产企业及技术支持方的角度分享了在煤改气过程中的情况。

如果蒙娜丽莎总部所在的西樵生产基地都改为天然气,按照2.6元的天然气计算,每一平方米的瓷砖将增加1.55元,很惊人,总共要增加6300多万的成本;如果因为季节性以及国际局势的影响,可能增加的成本简直不敢想象。

而煤炭的价格曾经的高峰值也就在1100元/吨。哪怕遇到当下全球疫情影响,我认为煤炭价格基本会保持平稳,因为中国是富煤少油缺气的国家。

不同区域的气价差价特别大,以佛山和肇庆为例,佛山现在最低气价2.6元,肇庆现在最低气价2.25元,这个差别是很大的。

为什么佛山的气价高?佛山有两间上市公司的燃料公司有关系,这两家上市公司要用管道气都是从中字头的管网接过来的,一级管网每立方增加一毛八,二级再上升,天然气还没有用,就要支付管网费。所以垄断带来的影响蛮大的。

清远产区前段时间出现断气的事故,主要是达到的最高峰值就要加压,结果出现了重要事故,从停气停产,到最后恢复供气,一般要八、九个小时,损失惨重,也不知道燃气公司能不能做出赔偿。

今天我们是一个弱势群体的论坛,所以要聚在一起探讨,一方面怎么面对所有国内的产区可能都会逐步煤转气,带来的保供问题怎么办?自建LNG站怎么建?怎么通过政府审批,日常怎么管理?这都是需要大家思考的。

我们能不能各产区达成一个共识,实事求是的向当地政府提出来,不论烧什么燃料,只要做到超低排放,可不可以允许我们该烧什么就烧什么?

以蒙娜丽莎为例,总部西樵基地和清远基地,我们的内控指标是达标的,仍然被要求必须转天然气。清远基地已经转了天然气;西樵基地目前是16条线,一条烧天然气,15条烧水煤气。广西新投产的基地,也烧天然气。

为什么把这三个基地的数字拿出来分享?也就是说,无论你是烧水煤气还是天然气,你都要重视环保治理,才能够做到超低排放。事实上,不是只要烧天然气就必然排放达标,。是否转了天然气环保设施可以关掉?天然气唯一的优点只是二氧化硫的原始浓度比水煤气低,仅此而已。

国际局势的影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对中国的制裁,他们所做出的决定令人不可思议,中国共产党及其家属不能进入美国,也不给你签证,这在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他们守住马六甲海峡,说不给中国运输能源的船只通过,我认为也有可能的。

截止2019年9月份,佛山存量还有254条陶瓷生产线,如果全部改成天然气,每条生产线每天需要4.5万立方米,整个行业每天增加1143万吨天然气。

佛山陶瓷行业需求已经如此庞大,整个佛山的天然气耗用量更为惊人,谁来保证能够保供?

我们没有办法挑战中字头的管网,也不可能挑战地方政府,疫情之下企业能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了。能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够制定阶段性的、合理的政策?

面对当前形势,建议同样的弱势群体达成共识一起呼吁,促进国家管气分流,让天然气降到一个合理的水平。政府相关部门应尽快制定政策,引入市场机制,避免管网垄断,让更多竞争者参与到天然气竞争中,使得天然气的价格能够降到合理的水平,加快二轮机站建设,保证不断气及生产稳定。

作为环保企业,万杏波指出,第一,烧天然气并不是万能的,如果气源质量不好,反而会导致污染物排放量增加;

第二,不管是烧天然气还是水煤气,只要足够的环保投入,以目前的水平,行业内已经完全有能力,有技术,做到超低排放标准。

第三方托管运营是趋势,如果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可以免掉很多的问题,把成本控制得更低,第二指标更低。第二,未来陶瓷行业的环保方向是:智能化两低两化无人值守,两低是低排放,低故障,两化是智能化和信息化,完全可以轻松管理和监控环保问题。

会议现场,来自不同产区的代表及陶瓷代表纷纷就使用能源上的情况及遇到的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主要包括:存在国家没有硬性规定,而省份地方“一刀切”;佛山作为建陶重镇,“煤改气”的执行将为其他产区带来致命影响;倡议打破垄断、气价透明等。

清远陶瓷协会:政府目前将煤改气作为政治任务推行,我们民营企业无法抵抗,既然用了天然气,企业能不能活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清远是首先推进天然气使用的市,但是也是被逼无奈。我们的环保各方面都是达标,也根据广东省陶瓷协会新的标准执行,但是到头来还是不改不行。

据说有份文件是上个月下来的,国家规定,最终的价格是进来的气价基础上加7毛钱,不能高于这个标准,但是实际执行得如何呢?

在广东省,气价波动非常大。清远产区经历了很多痛苦,用了管道气,问题来了,他一年给七份合同,涨4次价格,哪怕之前签了合同也一样。不管你是用管道气还是LNG,价格最后还是中石油,中海油他们说了算,我认为既然推行天然气,政府应该给予承诺,气价透明,这样行业才能活得下去。

法库陶瓷行业协会:法库2017年6月份,就已经通过中央环保部的验收,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进行了煤转气,2018年的法库陶瓷产业基地率先完成的煤转气工程,生产环节实现清洁能源全面替代。

如果佛山要搞一刀切搞煤转气,将会形成连锁反应,中国陶瓷产业会经历暴风骤雨的洗礼。

煤转气对谁的冲击最大?对蒙娜丽莎、东鹏的这些头部企业影响不大,他们还有较高的品牌附加值。但对于法库陶瓷来说,佛山的二线,三线的品牌来说影响是致命的。

一旦煤转气要推行,全国范围内各产区都要效仿佛山,明天这时候可能生产线就不剩下2000条。

罗杰:作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我们积极参政议政,我们党派已经给相关部门交了议案,正在积极推进建议。

特别是疫情过后,整个世界的格局完全变了,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格局也变了。未来新的格局是每个国家应该是首先先完成自体循环,确保稳定安全后再连接到世界经济的大盘。历史证明,只要中国在国际上大宗采购的,最终都是买什么什么贵。

我并不认为,这是靠企业自建气站就能解决的问题,呼吁大家:第一,清洁环保是永恒的主题,不管是用煤还是用气,企业要尽到社会责任,第二,这个事件不但跟陶瓷行业相关,也跟整个和陶瓷产业所有相关的人,大家都应当达成共识,要抱着明知不可为而为的心态推动,毛主席说,真理是越辩越明的,谢谢大家。

现场,罗杰更与燃气公司代表产生了激烈的交锋,并针对其提出的观点回应到:这远不是一个全国一盘棋成本对冲抵消的问题。只要统一涨价,统一定价,大家能源成本一致,就能公平竞争?首先,为什么要因为强制性用气,凭空增加制造企业的成本?而且,如果每平方米瓷砖成本上涨2块钱左右的幅度,这也同时意味着,整个中国陶瓷行业的出口,全球性竞争力基本无从谈起。

尹虹博士:煤改气的一刀切会带来什么问题?一是气价,没有人给你保证,而且市场是垄断性的;第二是供应量能不能保证,我认为要打很大的问号,如果佛山明年37个亿的天然气的量,以及庞大的增长量,我不知道能否承受得了。第三是战略能源的安全,在国际形势如此复杂的今天,不保障能源战略后果会被写到历史书里。第四,减少煤的使用,实际上对保就业会有影响。

如果我公司是做的超低清洁排放,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让我停掉?可以行政诉讼吗?可以。我们还有什么事情能使中央政府正面的给我们一个答复?实际上,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中央或人大等单位出台什么文件说一定要使用煤转气,但是很多省份、地方却出现对天然气一刀切。我们想一下只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国家的人大,或者是中央委员,人大代表提案,中央政府必须三个月内督促答复;还有一个办法是直接的信访,如果佛山陶瓷需要的话,我愿意代表佛山陶瓷进京上访。

希望媒体和各个产区和大家一起,为了我们的企业,为了我们技术的进步,为了社会的开明,为了产业的排名,大家都努力一下,即便没有成功,努力的代价总比错过的代价要小得多,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上一篇:影院任看4部电影只需9元!掌上生活App推出“9元随心看”


下一篇:中国人喜欢玉石,这是我们文化延续的一种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