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常见问题     |      2020-06-21 03:23

日前,贵州省凯里市三幼终于复学了。检查健康码、体检单,消毒脚底、量体温……“虽然流程繁多,孩子们竟然安安静静、笑眯眯地按照一米线排队等待,并主动按流程接受检查。”园长韦亚琳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和家长分别时,孩子们没有往常假期结束后入园时的焦虑,而是开心、自信地走向老师并问好,与家长大声地说“再见”,纪律规则意识很强。

在韦亚琳看来,孩子们的这种表现与“幼小衔接”工作的开展密不可分。自2016年开始探索“幼小衔接”以来,凯里市已经形成了全市公办和民办园都与小学结对子的工作格局。

“我们的‘幼小衔接’工作是从2016年学前教育宣传月活动开始的,当年宣传月的主题是‘幼小协同、科学衔接’。”凯里市教育和科技局学前教育科科长李兰宇说,为加强研究,给幼儿园和小学搭建“手拉手”结对平台,当时局里印发了《关于开展幼儿园和小学结对开展“幼小衔接”工作的通知》,之后有18所幼儿园(或幼教集团)与29所小学结成了对子。

凯里市七小校长申映辉与凯里市八幼园长罗钊以前工作上联系不多,但自从参加由教育部和联合国儿基会合作的“贵州省农村学前教育质量提升”项目后,同为州级指导成员的他们,多次到“小幼连贯制”项目学校——锦屏县赛村和天柱县润松村开展帮扶指导工作,特别是在与项目小学、幼儿园的教师一起寻找问题和开展教研的过程中,两人产生了将这些经验带回去研究的想法。

“当时我们正在搞游戏课程的改革,正在为儿童的游戏兴趣寻找课程资源。我想,如果将‘幼小衔接’内容渗透在一日生活中,岂不是一举几得!”罗钊说。

申映辉所在小学七年前曾经办有学前班。他发现学前班的孩子升入小学后,一些缺点很明显,比如,握铅笔的手总是没力气,规则意识不强,经常随意下座位。“参加‘小幼连贯制’项目后,我当时就想,也许我们的困惑能在幼儿园那里找到‘答案’。”申映辉说。

七小和八幼一拍即合,自此拉开了共同研究“幼小衔接”的序幕。自2018年9月以来,双方你来我往多次,如今达成以下共识:小学课堂时间减少五六分钟,幼儿园大班下学期集体教学活动增加五六分钟;每学期小学校长要带着一年级教师和将要承担一年级课程的教师到幼儿园观摩大班孩子的一日活动情况,幼儿园教师也要走进小学听课和评课;一年级教师在课堂教学中要运用幼儿园的玩教具和游戏教学方法;幼儿园要组织大班孩子及家长到小学参观校园环境、观看小学生的课间操和升旗仪式等;小学校长每学期要专门给大班孩子家长举办一次与小学学习生活有关的讲座;邀请家长参加小学和幼儿园的“幼小衔接”教研活动。

七小语文教师张丽娜说:“到幼儿园去参观学习后,特别是给大班孩子上课后,我才知道‘幼小衔接’的重要性。如果幼儿园和小学都各管各的,最终受影响的还是孩子!”

七小还在环境创设上与八幼“衔接”。记者看见,一年级教室旁边的一块空地,被教师别出心裁地设计为低年级学生的“游戏”乐园,有大型积木、滑滑梯、攀爬墙等。“只有空间和课程都‘衔接’起来了,双方的‘衔接’才会往深里走、往实里走!”申映辉说。

2020年元旦,七小组织了一次劳动技能大赛。老师们发现,一年级学生与往年的一、二年级学生相比,更自信更能干了,有的学生动手能力和合作能力甚至超过了三年级学生。

2020年5月,凯里市教育和科技局印发《关于加强“幼小衔接”工作的通知》。此时,凯里市已从最初18所幼儿园(或幼教集团)与29所小学结对子,发展到全市公办和民办园都与小学结对子,还成立了12所项目幼儿园和小学,重点开展“幼小衔接”项目研究。

这次印发的《通知》,对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的“幼小衔接”工作任务作出明确规定:幼儿园要重视幼儿学习能力、学习态度、学习习惯、适应能力、人际交往、规则意识、自理能力、身体运动能力和自我保护等方面的教育,并贯穿三年教育全过程;小学要坚持学科知识“零起点”教学;幼小双方要关注“幼儿园语言和小学语文,幼儿园数学认识和小学数学”等教育内容,探索价值取向一致、内容衔接的幼小课程体系,双方都要建立资源中心,互相提供教育教学支持;幼小双方搭建家园家校沟通宣传平台,缓解家长害怕孩子“跟不上”的担忧。

炉山镇中心幼儿园园长龙多雪说,为做好“幼小衔接”工作,她带领教师通过研读小学的课程标准,在幼儿园全面开展绘本阅读、情景剧再现、故事大王演讲比赛和礼仪举止培训等,对幼儿的前阅读、前书写能力和前绘画能力等进行有意识的“准备”,还派遣一位具有幼儿园和小学教师资格证的教师去炉山小学“支教”。

“为了更好地推动‘幼小衔接’,我校多次组织一年级教师研读《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安排思想活跃、年富力强的教师担任一、二年级的班主任或科任教师,与炉山镇中心幼儿园多次开展同课异构,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学前教育的看法!”炉山小学校长李钜雷告诉记者。

“幼小衔接”的重点之一是幼儿园与小学课程之间课程内容、方法、评价等体系的构建和衔接。“我们园先后与5所小学合作,依据《指南》和小学的课程标准,已经初步开始了幼儿及小学生成长发展的10种能力的课程切入点探索。尤其是幼儿园老师与小学老师开展同课异构活动以后,他们对各自教学工作的自信心和方向性更强了!”韦亚琳说。

为构建家园、家校合力开展“幼小衔接”工作格局,凯里市教育和科技局借助学前教育质量提升项目,依托集团化办园建立覆盖市、镇、村幼儿园的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指导开展“幼小衔接”工作。其中包括,要求各校(幼儿园)利用好家长学校,多渠道做好家长与小学的衔接工作。这几年,凯里市除了每年开展培训、教研或宣讲活动外,还连续多年组织11个宣讲团赴各镇举办“科学做好入学准备”和大班家长“迈好入学第一步”专题讲座。

凯里八幼定期开展“放手游戏”家长研讨活动,教师组织家长以视频案例形式,研讨幼儿在游戏中的表现涵盖了五大领域的哪些学习,并延伸至这些学习能为入小学做哪些准备。全园的新生家长会一改往日说教模式,改为教师带领家长一起学习《指南》。此外,该园还多次与第二小学、第七小学集团开展“游戏衔接,幼小协同”片区联动教研活动,为更好地开展“幼小衔接”教育营造了有利条件。

凯里三幼重视引导幼儿家长形成对“幼小衔接”关键经验的科学认识和认同。自2016年以来,通过家长学校引导家长“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原理—找寻答案”,并通过新生入园专题讲座、每学期家长学校的专题研讨、大班幼儿家长与小学低年级学段教师共同交流座谈等,解决家长的困惑,明晰“幼小衔接”的关键经验。

“以前,小学老师总认为,与学前班或民办园升入小学的孩子相比,公办园的孩子对‘知识’的掌握明显不够!”龙多雪说,“通过开展‘幼小衔接’活动,不但小学老师改变了对我们的错误看法,家长也都愿意配合了!”

目前,凯里市教育和科技局不但成立了“幼小衔接”工作领导小组,还在经费上给予大力支持。“我们的目的就是通过加强‘幼小衔接’的实践研究,办好幼儿园和小学,让孩子平稳度过‘幼升小’转折期,让家长放心和高兴。”凯里市教育和科技局局长姚文明说。




上一篇:3D打印塑形梦想 区块链赋能理想


下一篇:体验理想ONE 选一台特别的车 开启全新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