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一方买房,婚后夫妻共同还贷,离婚了房产该如何分割?

 常见问题     |      2020-06-20 04:57

自打人类出现以来,两性的结合就一直是常态化的生存形式。母系社会里,女人一棍子敲晕男性,拉回去就做夫妻的;到了封建社会,又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也正式成为社会热点。

有道是夫妻好比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在现代社会,夫妻关系面临的考验除了爱情的保鲜与长久,还有财产和利益的介入。你侬我侬时,花多少钱都不在乎;一旦撕破了脸皮,争来争去得最多还是钞票、房子。

那么,两口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哪些财产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呢?咱们结合4个案例,来一一看看。

张先生前妻几年前不幸病逝,留下一个女儿张丽(化名)。2003年,张先生经人介绍认识了黄女士,并于来年缔结婚姻。2006年,张先生购买了一套千禧理财两全保险。被保险人为张先生本人,但保险的受益人张先生选择了其女儿张丽。保费每年为3.2万元,保险期间为5年。

不幸的是,几年后张先生后来检查出身患绝症,不久便离开人世。张先生留有遗嘱,将财产全部给了女儿张丽。此时张丽已经成年。黄女士意欲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才发现张先生私自购买了理财保险,保费花了共计16万元。黄女士认为,该16万保费有8万应属于自己。但张丽认为,自己是唯一的受益人,保费属于自己所有。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十七条的规定,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

本案中张先生花费的保费16万元,金额超出了日常生活所需的限度,不应由张先生一方单独决定。未经得黄女士同意购买保险的行为,虽不会导致保险合同必然无效,但保费确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其中的一半即8万元应属于黄女士。

陈小二是个超级股迷,整日研究股票,2008年买了两支A股,结果被套牢,总计花费7万元。陈小二一气之下不再理会。2010年,陈小二与李娟结婚。2012年时候,两人感情不和起诉离婚。此时陈小二忽然发现两只股票总计已经上涨到了12万元。李娟便要求分割这12万元,认为这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五条的规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

本案中陈小二婚前购买的股票属于个人财产,婚后亦没有进行任何操作,股票的升值完全是市场行情的变化导致。李娟没有证据证明该股票的升值与李娟个人存在关联性。最终判决,两只股票的价值12万属于陈小二个人财产。

但这里要注意的是,假如陈小二婚后对于两只股票进行了操作,则会发生变化。投资的7万元仍然属于陈小二个人,但增值的5万元就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了。李娟有权获得2.5万元。

2010年王迪与李艳相恋,王迪购买了一套商品房,登记在自己名下。首付款36万由王迪父母出资,按揭贷款84万,贷款期限20年,利息60余万。一年以后二人结婚。小夫妻俩齐心协力共同还贷。婚后三年,双方离婚。此时,房屋升值,经评估价值近400万元。李艳要求分割房产,但王迪认为房子是个人婚前购买,属于个人财产。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10条的规定,夫妻一方婚前签订不动产买卖合同,以个人财产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贷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不动产登记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离婚时该不动产由双方协议处理。

依前款规定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尚未归还的贷款为产权登记一方的个人债务。双方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离婚时应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原则,由产权登记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

本案中房子系由王迪婚前购买,故房屋产权只能判决归王迪所有。但李艳共同还款部分应按照房屋增值比例,由王迪予以补偿。经核算,李艳三年时间归还贷款达到近12万元,参照增值后的房屋价值,李艳的还贷金额增值后为近48万元。故王迪应返还李艳48万元,房屋归王迪所有,剩余贷款由王迪个人归还。

当然,如果二人育有子女且子女判归女方的,或女方无独立经济能力的,一般会酌情对女方予以补偿。

赵大家里有一套祖宅,年代久远。2004年,祖宅拆迁,按规定分给他们家三套安置房。赵大父母便将这三套房产予以分割,一套登记在老两口名下以供养老,一套登记在赵大名下,另一套登记在赵大弟弟赵二名下。赵大与刘美夫妻俩就搬到了安置房居住。2013年,二人感情不和离婚。刘美称,安置房系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获得的,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予以分割。赵大则坚决不同意,认为这是父母赠与他个人的财产。

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7条的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本案中,祖宅是赵大父母的,拆迁后获得的安置房也是父母的。但父母将其中一套登记在了赵大名下,应视为是对赵大的赠与。虽然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但参照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可以看出,法律提倡的精神是不动产登记的外观主义,即赠与谁、登记在谁名下,就是谁的个人财产了。所以,本案中安置房属于赵大个人所有,刘美无权要求分割。

法律的规定与现实社会的需要总会有所脱节。我们无权否定法律存在的巨大意义,唯有根据法律规定,做好对自己利益的保护工作。




上一篇:【明日预测】短期钢铁市场或延续窄幅盘整


下一篇:3D打印塑形梦想 区块链赋能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