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六章,谷神不死,“谷”和“神”究竟指的是什么?

 常见问题     |      2020-06-12 20:14

《道德经》第五章,老子说了“圣人不仁”的治国之道,“圣人不仁”实为取法于“天地不仁”。于是,这一章老子就讲“天地之道”的根本。

幽深的低谷与高高在上的神灵都是永恒存在,不会消亡的,这就是微妙而幽深的母体。微妙而幽深的母体之门,就是天地之道的根本。它绵绵不息,似有若无,用起来却无穷无尽。

这一章普遍的解读,都说“谷神”指的是“道”,于是“谷神”也就成了道的一个别称,几千年下来都是这么解读的。不过我反复感悟,认为这一章老子是接着上一章,继续讲“天地之道”的,“谷神”指得也不是道。为什么?下面是我的分析及理由。

首先,老子在这一章并没有明确提及“道”。在《道德经》第四章,老子说“道冲,而用之或不盈”,这就非常明确告诉我们,这一章说的是“道”。而本章在没有明确提及“道”的情况下,认为“谷神”指说的就是“道”,我觉得这有点想当然。

很多人在解读《道德经》时,把“道”当成了一个万能的载体,遇到不太容易理解和解读的概念,统统都归于“道”。我认为,这里首先不应人云亦云,而后应从文字本身出发去解读。

第二,上一章老子说“天地不仁”,是讲圣人效法天地的治国之道;本章老子说“是谓天地根”,又提到了天地;而下一章老子又说“天长地久”,讲的还是“天地之道”。由此可见,这连续的几章一脉相承,讲的都是天地,或天地之道。

那么,“天地之道”和“道”难道不是一回事吗?为什么要分得这样清楚?我们来提前看看《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这一章老子给“道”强为之名曰“大”,重点是,“域中有四大“,分别为“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这就是说,老子认为,有四种“道”才称得起为“大道”,分别是自然之道,天、地之道,圣王之道。天地之道四居其二,虽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但也只是取法,而“四大”则各居其道也。

所以说,圣人之道就是圣人之道,天地之道就是天地之道,都不应该与终极的自然大道混为一谈。

“谷神”是本章最难解读的一个词,以致于几千年来都将其指代为“道”。如果“谷神”不是道的代名词,那它的真实含义到底是什么?我们还是从《道德经》里来找答案。

“谷神”是从本章才首次出现的两个字,但在《道德经》后面的章节里,这两个字却有多次出现。

第三十二章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第六十六章。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这两章谷的含义就更明确了,两山之间为川,川可形成江河,而只有极其幽深而广大的深谷,才能形成大海。形成大海的深谷,正是因为他极其幽深而广大,所以是百谷里的王者。

并且,在第三十二章里,老子已经把川谷和道对应起来了,但川谷是道吗?不是,只是一个类比,虽然两者有可类比的共性,但并不对等。

由此,《道德经》里“谷”的意思并不难理解,包括本章,指的都是空旷幽深、至大无比的深谷。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其致之,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发,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侯王无以贵高将恐蹶。

在这段文字里,天与地对应,神和谷对应,万物与侯王对应。其中,深谷得水以盈而为江海,那么神呢?若低到地下为谷,那么,高到天上就为神。神,《说文解字》注曰:天神,引出万物者也。所以,这里的神当指引出万物的高高在上的神灵。

在《道德经》第五章,老子把“天地之间”比作一个风箱,那么,在天地之外,是不是还有主宰?如果是神,这个神指是什么?

我们知道,老子讲的是“道法自然”,是摒弃鬼神的,这里说神,是自相矛盾吗?我认为不是的。

老子说天地之道,讲的是天地之间,而人在其间生存和活动。今天我们知道,我们生存的这个天地之外,茫茫宇宙,无穷无尽。或许老子当年也认识到了,天外有天,而天外之天,对我们生活的天地有着根本的影响,而这些就当时的条件,人们是很难认识到的,于是老子称之为“神”。

因此,我认为,老子说“谷神不死,是为玄牝”,就是说天地孕育在“谷与神”之间,也就是孕育天地的母体。这个母体之门,就是天地之道的根本。

为何谷神不死?下一章,老子会讲到“天长地久”,天地长久,其母永恒。谷与神人们很难感觉到他的存在,但他的作用却是无穷无尽的。

在《道德经》中,老子对“谷”是非常推崇的,虚怀若谷,谷以其居低而善下,广纳百川,而成江海。对于“神”,虽有几处提及,却少有论述,这也造成了对“神”的理解有较大的偏差和争议,我的解读也仅做一种参考吧。

首先,本章颠覆性的解读非为“强说新辞”,我为此专门读了很多解读,希望原来的解读可以说服我,但可惜都不能真正地让我折服。所以我根据我自己的理解重新做了颠覆性的解读,希望能给到大家一些启发。

于是,本章写得非常艰难,花了很多时间来构思,却又常难自圆其说,所以反来复去地搁置和修改,造成了这次文章创作的周期极长。

总之,最后虽然完成了,但仍然不够满意,仅做一种参考解读吧,欢迎大家也发表自己的看法吧。




上一篇:珠联璧合共谱华章祝贺国有文化公司与纳些年文化公司达成战略合作


下一篇:5.0升V8机械增压的统治,试驾路虎星脉S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