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川区人民检察院利用公开审查工作 促进社会矛盾化解

 常见问题     |      2020-05-05 09:18

“我没有收到被告人的赔偿款,收条和谅解书上的签名按印都不是我本人的,是公安机关提供的伪证,法院怎么就判决了,我向检察机关提起申诉,一定要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3月4日,汇川区人民检察院12309接访大厅接访了这起刑事申诉案件当事人张某及其代理人徐某,鉴于当事人坚称是公安机关做假证,影响了司法公正性,考虑到该起案件的特殊性,该院指定分管检察长何天喜为主办检察官负责办理此案。

2016年11月16日,张某与原案被告人因琐事发生口角,继而发生抓扯,导致张某肋骨骨折。经鉴定,张某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2017年10月23日,汇川区人民法院以原案被告人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良好,积极赔偿被害人(本案申诉人张某)损失,判决其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张某不服法院判决,以原案被告人没有赔偿依据,公安机关做伪证为由向汇川区人民法院提起申诉,2018年12月13日汇川区人民法院以申诉理由不成立,不符合再审条件为由,驳回其申请。

2020年3月4日,张某又以原案被告人未主动提起民事赔偿,公安机关提供伪证为由,向汇川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刑事申诉。

为何在法院驳回申诉一年多以后,张某又一次以公安机关做伪证为由,到检察机关进行刑事申诉,事实真相到底如何?

经承办检察官调阅全案卷宗、走访、调查核实,认为原案判决并无不当。但申诉人坚称其未在原案几份关键文书上签字按印,要求检察机关对原审法院判决提起抗诉。承办检察官在走访、调查取证工作中了解到,张某系长期上访人员,经常以各种事由上访,要求政府解决问题,当地政府在其信访维稳工作上花费大量精力。在这起刑事申诉案件上,怎样既保障上访人权利,畅通其诉求又化解其“心结”,缓解当地政府的维稳压力,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成为摆在承办人员面前的首要问题。

为切实维护申诉人合法权益和社会稳定,有效化解社会矛盾,真正做到案结事了,提高执法公信力,检察机关在征得申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的同意后,决定邀请律师、人民监督员、原案承办人、申诉人所在地综治办和村委会工作人员等相关人员对本案进行公开听证。

听证会现场,检察官向参加听证会的人员介绍了案件审查情况,针对本案争议焦点进行了公开示证,听证员对案件事实和证据发表听证意见。通过承办人公开出示的反映不同诉讼阶段的5组证据,5名听证员就本案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等问题,达成了一致评议意见,在充分发表意见的基础上一致认为该案认定事实清楚,审查程序合法,法律适用准确。鉴于申诉人张某否认其在原案几份关键文书上签字按印的事实,评议意见是让其考虑清楚是否作痕迹鉴定,同时告知其作虚假陈述应承担的法律后果。

“检察机关采用公开审查形式,通过公开听证摆事实、讲道理,宣讲相关法律法规,让更多的第三方参与案件公开审查活动,充分保障检察监督权利在阳光下运行,更有利于促进案件当事人息诉罢访,有效化解社会矛盾。案件的公开审查,对每一个参与人都是一个学习和提高的过程,这种审查案件形式非常好!”这是人民监督员对此次公开听证的评价。

给了申诉人十天的考虑时间后,承办检察官再次约谈张某,听取其回复意见。在接谈中,通过检察官再次耐心的释法和真挚的关怀,申诉人张某向承办检察官坦诚的倾诉了自己近几年来的生活情况,最后表明经过回忆想起自己是得到了原案被告人赔偿款后,同意谅解原案被告人的,其申诉理由有误,放弃鉴定申请。同时,张某对自己因记忆偏差给相关政法机关和承办检察官增加的办案工作量表达了歉意,向承办检察官表示,其尊重案件事实和检察机关审查结果,以后不会就此事进行上访,并向承办检察官签署了息诉罢访承诺书。4月17日,承办人员到张某家中向其送达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宣布审查结果笔录,张某某表示认可检察机关的处理结果。

公开审查制度是检察机关推行检务公开,主动接受人民监督的一项制度创新,是保障法律监督职能正确行使的重要举措,是申诉案件息诉罢访的有效方式。通过公开听证等方式公开审查案件,有效化解社会矛盾,定纷止争,让检察权在阳光下运行,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真正把办理的每起案件做到“案结事了,而非“结案了事”。

通过公开听证审查张某刑事申诉案,是汇川区人民检察院为更好的立足检察职能,积极主动作为,不断提升执法公信力,积极探索促进社会矛盾化解的一次有效尝试。该案是汇川区人民检察院首例采用公开听证审查结案并息诉罢访的刑事申诉案件。




上一篇:科技为社区疫情防控与行业发展保驾护航


下一篇:你觉得数码宝贝中黑暗四天王是否被高估?原因是什么?